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马会正版挂牌图 >

游戏争议第26期_我们应不应该对暴力游戏有所反省?_网易频道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04   您是第 位浏览者

  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惨案发生后,暴力游戏的广告依然没有停止喧嚣,游戏与电影中还是存在着大量的暴力内容,全都是让人们渴望枪杀和的变相宣传,游戏与电影中的冷酷与暴力是对美国现实的无言的注释,每天都能看见那些东西卖的热火朝天。

  1988年8月22日,一名戴着眼镜,相貌斯文人畜无害的优等生宫崎勤初试啼声,开始了他将近一年的女孩狩猎生涯。宫崎勤被捕后,其父因无法承受儿子的罪孽而自杀谢罪。出行注意!城阳部分公交车站点调整西海1997年,东京地方法院宣判宫崎勤死刑。2008年6月,宫崎勤的死刑终于得以执行。被告为满足其变态的动机而以非人的手法杀害4名女孩,主审法官藤田宙靖在判决死刑时严辞驳回了被告律师试图以多重人格为由作为其脱罪的辩护:根本罪无可赦。

  2012年12月,美国人脸上挥之不去的阴霾已经沉重到无以复加,他们将不得不迎来有史以来最悲伤的一个圣诞节。12月14日,一位面容腼腆的低调男孩走进美利坚合众国康涅狄格州纽镇的桑迪胡克小学,他保持着沉默,用足够对付一车警察的火力杀死了20名和他毫无关系的6、7岁小学生,6名素不相识的教职工,以及他的亲生母亲,还有他本人。对于这起美国历史上最悲剧的校园枪击事件,白宫能做的依旧只有降半旗默哀。总统奥巴马含泪吐出了这样的声音:我们的心都破碎了。

  从1988到2012,这种在一般民众看来动机莫名的事件大大小小,每年都有发生。而更有人注意到,这类严重反社会案件的一长串犯罪嫌疑人名单中,似乎永远也不缺OTAKU(御宅族)的一席之地。

  一个游戏宅,普通人眼中他们的形象无非是:十有九成存在沟通障碍,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敏感神经;会为个谁家游戏机多卖了几台争个面红耳赤甚至吞机吞光碟;没法接近女性,是典型的卢瑟;有够偏执,为早一天拿到游戏不惜深夜排队搭帐篷的怪人等等。玩游戏好代表高智商。——这是上世纪该群体聊以安慰的著名话语之一。假如有机会聚在一起,他们可能会组成一个生活大爆炸,但现实中的宅男往往是缺乏理解者的独行侠。因此,每当宅男们与犯罪者的身份重合时,人们无法理解这种行凶者的行为逻辑,更无法揣摩他们的心路历程。但人们的怨恨与悲痛迫切需要找到发泄口。每当此时,带有破坏或杀戮情节的游戏往往会被气急败坏地推向风口浪尖。

  我们能不能在游戏里也不要杀人?——战争、虐杀、暗杀、格斗…现代游戏中无所不在的残酷暴力行为确实令人过目难忘,会有人觉得那简直是一本活教材。而游戏玩家被认为在游戏中杀人过多以至于已经麻木和嗜血,某些逼真的射击游戏还能提高犯罪者的射击精度与技巧,甚至还有人对军队用COD之类的射击游戏练习枪法的营销软文信以为真。

  宫崎勤事件发生后,日本的ACG产业数年间几乎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而美国每当遭遇恐怖事件或大型枪击案后,《使命召唤》、《GTA》等游戏都要遭遇一轮口诛笔伐也成为了一种行业惯例。康州校园枪击案发生后,再次有议员提议封杀以上游戏,就连《三国无双》和《星际争霸》都能躺着中枪,但是每谈及是否封杀真正的凶器时,他们却讳莫如深。

  对于暴力游戏是否真的有可能让玩家化身为杀人魔,我们无法妄下定论。但不难预见的是,随着科技水平的发展,游戏的逼真度和代入感还将持续不断升级。到了如同MATRIX那种现实与虚幻界限模糊的时候,玩家们还能不能一如既往继续在游戏里杀人取乐?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以发泄或放松为理由的现实型暴力游戏的不断升级?

  ——如果人类性善说成立,那么这些视夺命如割草的暴力游戏当然就有可能成为给人注入灵感的犯罪教程。打打杀杀的游戏为何越来越受追捧是核心问题所在,有相当数量的女性玩家同意此观点。

  ——人的梦想是不会完结的!玩游戏究竟图什么?虽然直接选择该反对意见的玩家较少,但也能代表这些喜欢游戏的人们真正的心声。不玩暴力游戏?地球上的游戏商恐怕只剩任天堂了

  ——诚然,尤其对于大多数转为上班族的老玩家而言,玩游戏的行为纯粹已蜕变为一种习惯性的减压方式了。相比跑酷蹦极、、打高尔夫之类,比游戏更加经济和便利的减压方式还真不多吧?

  ——性恶说的观点成为今次的主流。游戏也好,武器也好,发明并热衷它们的都是人类。人本好斗,人类的历史就是杀戮的历史,暴力游戏热卖很正常。但游戏和武器本身没有罪,一切都取决于它的用户。

  事实上关于游戏暴力的话题已经延绵了好多年。自从电子游戏的表现力能够在图形上被认为接近真实开始,对于游戏内容的争议就从未停止过。这种争论曾经在《侠盗飞车3》的热咖啡补丁出现时达到了顶峰,在这个本身已经因为暴力而充满争议的游戏中又出现了色情内容,当时的媒体和公众都对游戏的不受控制表示出极大震惊。

  近些年来,频繁发生欧美校园枪击案往往也会以暴力游戏作为注脚,甚至因此还诞生了诸如《大象》这种经典电影作品。游戏是人们宣泄生活压力的窗口,它让人看见了不同的世界。但这个世界越来越真实,也必然影响到一部分人的正常生活。如果非要说暴力游戏一点责任都没有,也未免有推卸责任之嫌。

  尽管电子游戏本身还处在成长阶段,暴力游戏本身的问题仍不能忽视,因为它的确存在,而且有越来越失控的趋势。

  在美国,看似不禁枪只要求禁止暴力游戏明显给人欺软怕硬的感觉,但实际上禁枪的呼声一直从未停止过,只是对于本身并不拥有的国家,这些声音始终带着隔阂而没有实际观感。只有对游戏的争论让同步玩着各种新游戏的玩家们感觉到社会不宽容带来的巨大压力。希拉里曾经无数次为禁止暴力游戏而奔走,但结果并不理想。在后来的《使命召唤》系列中,不仅用近似于冷酷的视角描绘了莫斯科机场大屠杀的场面,甚至还有儿童和妇女被恐怖活动所伤害的直观画面。商业上的巨大成功让《使命召唤》系列获得了几乎是最高的赞誉,但这并不能抹杀其中对于暴力过分渲染的事实。

  《真人快打》系列的残暴且不说,《战神》系列暴力血腥为卖点之外还要加上充满了强烈性暗示的迷你游戏,每一代都在努力构造更加强烈的感官刺激。无可否认这些暴力内容是一种值得尊重的表达形式,但我们又可以在游戏封面的分级图示上可以看到,它们统统属于成人级,而这些成人级的消费品的主要用户又集中在青少年人群中。

  一旦涉及到分级制度的问题,要讨论暴力游戏,尤其是在中国,就不能片面地用行或不行来下结论。老一辈的玩家年纪越来越大,他们在游戏文化的熏陶中成长并渐渐承担社会责任,并看到了不管是游戏还是动漫都在朝着更加超越底线的方向变化。在没有分级制度的中国,对游戏暴力内容限制本身就是个无可回避的话题。游戏本身就是商业产物,只要能够创造大量利润,厂商就会越来越不顾道德束缚地开发作品。可以想见,如果在中国如果真的存在分级制度,几乎所有厂商都会优先考虑18+的项目。这就是目前的现状,只要不出现呼声,只要没有人反对,每一次底线就会被压低一些,直到被整个社会发出惊呼和尖叫为止。

  按照社会问题一定要推给家庭或环境的惯例,有些问题把责任都推给游戏中的暴力因素固然太偏颇,但正如网络造成了很多人觉得自己无所不知的错觉一样,长期游戏对一个人的性格养成本身也有很大影响。在那些因为不能色情只好转而充满戾气的游戏蔓延之际,有人想要提倡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也正说明了当今许多人内心世界贫乏的可怜现状。

  在讨论禁止暴力游戏这话题之前,在美国刚好发生了一起死伤惨重的校园枪击案,平时看上去文静内向的凶手为何突然暴走大开杀戒,成为媒体争相追究的焦点问题。然后很快的,不出所料的,有人爆出了凶手是个电玩迷的事实,之后一部分媒体的探讨方向转向了公民持枪的必要性,并开始掐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问题,而另一部分——尤其是国内媒体——则再次把矛头对准电子游戏。

  禁止电子游戏这话在中国喊了十几年,结果网游越来越赚钱,偷菜打牌水果忍者之类的小游戏也遍布千家万户,眼看着没法抑制,于是大家逐渐不提了。现在有人又找到了新的高潮点:暴力游戏,认为暴力游戏会增加人的犯罪欲望什么的,总之为了社会安宁和谐,有必要将这个游戏分支彻底废除。道理听上去大义凛然,事实上也就是一个字:懒。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养成了思维定式,觉得电子游戏是个筐,什么东西都能往里装,但凡有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的坏孩子,一定都是游戏的错,至于暴力犯罪那就更别提了,怎么可能不是游戏的错?暴力游戏禁掉,一定没错!

  对于这种理论,年龄稍微大点儿的玩家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把某个大众化爱好当做不安定的因子,并进而打算禁掉这种爱好,这绝对是在侮辱所有人的智商。把这种理论具体化一点,就是它为暴力型的游戏创造了一种白痴光环,这个光环会把所有玩游戏的人笼罩在内,降低他们的判断力和自控力,并随机选出一部分人来破坏世界的安定美好……拜托,暴力游戏真的有这个本事早就统治世界了好么。

  之所以说宣扬这种理论的人懒,就是因为他们想要省事,草草的找出一个原因,然后把所有责任都推过来,这样他们就不必费神去处理其他问题。即使这世界上不存在电子游戏这种东西,他们也会有其他替罪羊可用,从电视节目到小说漫画乃至街边爆米花的小摊,总之这种原因一定比较容易欺负,但是又一时半会儿无法彻底根除,正是安全拉仇恨的好工具。

  但是太可笑了!一个人报复社会,绝不可能是因为一个单一的因素,就算真的被暴力游戏所引导,那也是因为他心智有问题——但是这个心智有问题,则必然是因为别的原因,如果单纯归咎于游戏,就会陷入因为他有问题所以玩游戏,因为他玩了游戏所以有问题的死循环。

  而迫不及待推出暴力游戏是诱因这种理由,意思就是说任何正常人都可能沦为暴力游戏的帮凶,完全不可阻挡好么!面对游戏玩家中百万分之一不到的爆发率,认为暴力游戏太危险应该禁止的人到底是对这个世界没信心还是对自己的自控力没信心?

  必须要说,现在的部分暴力游戏确实有些问题,例如过于拟真,过于血腥,玩多了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人在现实里的判断力——但这不代表暴力游戏本身有什么问题,如果你玩个三国无双都能产生出门剁人的念头,那有问题的必然是你而不是游戏。

  对那些看到暴力两个字就神经过敏的对自己自控力毫无信心的理论家,我真诚建议,你们先提案禁止拳击比赛吧,那打得一个个血淋淋的,比暴力游戏真实震撼多了,一定有很多人被感染,进而走上犯罪的不归路哦?哦荧幕上的战争片警匪片什么的也禁掉吧,大家围在一起看杀人不见血的甄嬛传不好么。

  我觉得应该深刻反省一下这类简单粗暴的游戏了。我们应该认识到游戏不只有暴力杀人一种,关键是作为厂商和运营商如何去制作运营,当然这更要取决于开发商和运营商是不是吧社会责任感和良心放在首位。而作为玩家应该去多开拓思路,发现游戏里其他的乐趣或者玩法,而不是仅仅局限于今天你杀了我那么明天我就杀到你下线不上。所幸得益于科技的进步还有越来越多的玩家不再满足于打打杀杀的游戏而是追求更好的游戏体验,最近也可以看到更多类型的游戏出现。

  我不反对在游戏中杀人或使用暴力,但我反对现在的游戏把这种场景刻画得越来越真实。我记得以前有篇关于训练狙击手的介绍,狙击靶都被做成人形,穿上士兵的衣服并且里面有红色染料,为了让狙击手适应战场上杀人的环境。做游戏而已,不用做得那么逼真。

  我小时候都玩的GTA,Quake也没变的暴力啊。但是家长对儿童的指导也是有必要的,不过很多家长做不到后面这一点就是。至于应不应该在游戏里杀人,我觉得游戏本身也有很强的竞技意味,有争斗有较量可以接受,诸如此类的条件下,可以接受。但是对于某些丧心病狂杀人为乐的玩家,还是应该受到强力的约束,比如去电一电神马的。游戏也是社会的映射,最起码应该要做到一条:要么你就好好玩游戏,要么你别打扰别人好好玩游戏。道德感的存在和强烈与否决定了一个玩家到底是玩家还是头禽兽 。

  如果一款游戏本身没有限制玩家的游戏方式,那么就应该默认玩家有权利以他喜欢的任何方式进行游戏并享受其中乐趣,至于引发的问题那应该根据具体情况去具体看,根源不在玩家而在制作方和其对应的分级制度,不合理的要求就如同菜刀能作为凶器要限制够吗一样不切实际。

  对人性与命运有独到理解的漫画大师荒木飞吕彦先生在名作《JOJO奇妙冒险》中,曾借笔下的龙套之王斯彼特华坤之口说过以下经典台词:

  “我一出世便生活在黑暗社会,见过太多极品,所以好人和坏人的分别我一嗅便知!这家伙好臭!一股比呕吐物更臭的味道!我从没遇过这样的坏蛋,他说因为环境影响而变成坏人?错了!这家伙与生俱来就是个恶棍!”

  宫崎勤也好,亚当兰扎也好,他们的共通点都是拥有异于常人的价值观与是非观,以及出人意料的行动力。他们没有或者拒绝任何理解对象,活在自己独自构筑的世界中。可每当他们外出刷存在感时,所有游戏玩家就不得不为他们埋单。

  对于有着正常判断力与道德良知的成年玩家而言,因受游戏影响而堕入犯罪之路是很难想象的。但是对于是非观尚未成型的儿童,仍需要严密的游戏分级管理制度阻止暴力游戏流向他们,但遗憾的是在很多地区这个制度形同虚设,就连最为发达的国家也无法完美解决这个问题。在一次次经历阵痛后应怎样才能令社会公正地看待我们所钟爱的游戏,值得我们继续深思。